为什么叫自然回归(节选自贺老师编辑整理中的新书)

自然二字,就是说我们的课程中要尊重孩子的自然发展,就像前文提到大脑的认知模式一样,不正确的教育方式,以及已经出现语言迟缓、社交障碍等问题的孩子对其使用了不正确的教育方式,结果都是非但没有好转反而会恶化,我们一定要迎合大脑的工作模式,以大脑能够接受的方式去开发提升,同时以某个具体个体能够接受进度和强度去个性化的定制方案。

二来关于自然,是因为孩子不是教会的而是学会的,他们的大脑发育没有问题,而是运转模式出了问题。对于感觉统合、自主语言、社交等能力教永远教不会,因为不符合大脑工作的模式,需要激活孩子的镜像神经元,让他们的镜像神经元与对应的能力相连接,这样才能事半功倍,孩子才能真正的获得能力;对于认知这方面的能力我们要让的大脑切换到符合大脑特点运转方式上,这样大脑才会像“永动机”一样,自己去认知。

何为回归。就像前面说的年龄回溯,要给孩子一个自然的符合人类近百万年来一如既往地成长模式,我们的当今的人类跟几万年前的人类在基因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长相上也没有区别,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在“土”上生活成长,近几十年才开始在“水泥”里生活和成长,所以相对于我们已经适应了原来那种外部环境的基因,我们现在的生活环境可以说是巨变,少数儿童这方面的适应能力差了点,或者某个关键发展期有所缺失,在成以后成长过程中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这种缺失,是对应特定关键发展期的,过了这个窗口期不能简单地说给他这一过程“补”上就能解决了,常规的方式不能扭转这一不可逆的“变化”,而我们的课程要做这些工作,是通过我们独有的潜能开发的形式,让他们回溯到那个“窗口阶段”,补齐这个缺失,同时最关键的是将后续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消除,激活他们的镜像神经元,让他们的成长回归到正确的轨道上。 

我们的课程方针第一步就是先跟后带,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刚开始参与到我们课程中的孩子,我们也没有办法去调配他们的注意力,以及调动他们相应脑区的活跃度,就像前面的章节提到的那样,刚来的孩子这方面阈值较低,所以我们老师需要“趁虚而入”,跟的目的就是发现他们兴奋的感兴趣的点,然后加以做文章,并且给予这个阈值范围内的正向“刺激”,后带的意思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提高他们的阈值,并且摸清他们兴奋点,逐步调配激发更多的兴奋点,提升他们注意力的带宽与处理能力。

传统方法要求孩子的注意力跟随老师,其实孩子是做不到的,他们前庭觉的带宽和处理能力都做不到,如果孩子能够做到了也就不是问题儿童了。因为孩子对于不感兴趣的内容,注意力集中的速度慢,所以老师只能一个劲的说:看我,看我。就算看了老师,注意力的强度和持久度也是短暂的集中一下,因为这时候没有其他感兴趣的信号占领前庭觉,前庭觉处于通道关闭的状态,但是这种反复强调出来的注意力并不能提高孩子注意力的带宽以及关于优先级的处理能力,所谓干预就是干扰。原本孩子还能集中注意力,只是无法集中在该集中的事物上,经过这样一干扰不让孩子将注意力集中下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上,那么孩子连集中注意力的能力都会下降甚至失去,更别说调配注意力。

1553624383689308.jpg

百万年的进化决定了我们大脑的运转模式

人类能够统治地球,靠的是个体的总结创新,与强大的社交能力,将个体智慧变成集体智慧

关于语言

机械性、重复性的训练并不适合孩子,为什么很多打的电话来家长说孩子在外训练语言遇见瓶颈了

因为那根本不叫语言,只能叫发音,机械式重复训练只刺激到运动言语中枢,这个中枢通过肌肉的机械记忆最多只能记住这么多。

这个中枢智能记忆一些音节如何发音,另一个中枢负责组织语言,打个比方来说,“你好”两个字,是组织语言的中枢,将两个字的编码发给负责发音的中枢,后者控制肌肉群发出相关的声音。

简单的讲中文的拼音如何发音,是运动言语中枢负责,而如何组合他们说出复杂的句子是听觉性言语中枢负责,中间还需要联络中枢。三个中枢协同工作才会有自主语言

机械训练,只刺激运动言语中枢,孩子只会发音,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无法将自己想表达的说出来,所以当然有瓶颈了。

关于社交

人类的社交技能与复杂度远高于其他物种,别的群居动物只能在中群内社交,社交范围也就几十个个体,而人类在远古就能组织起上千人的队伍,现在互联网的发展更是让我们可以几百万人协同工作。

社交是自闭症儿童最大的障碍,有了自主语言后,就要解决社交问题。

几个关于社交的例子:

1.选择意识

选择意识必须是孩子认知达到了自己内心有想法了才会选择,有的时候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而传统方法逼着孩子去拿起一个东西,然后说这就是选择意识。

我们问孩子听歌吗,孩子说“听歌,听荷塘月色”,孩子的回答首先说“听歌”这是第一步,我要选择。随后说荷塘月色,这是具体选择要听什么。这是真正的选择意识。

 2.交换意识

传统训练中,让孩子拿着一个东西,说来把这个东西给我,我把这个东西给你,老师跟孩子手里的东西交换了一下就说这叫交换意识。

什么是交换意识,交换的前提是等价,孩子内心有个衡量标准了,才能交换。曾经在课上我们要跟孩子交换薯片,先拿出一个糖,不理老师,随后说用孩子喜欢的冰糖雪梨跟他换,孩子觉得这个交换物有点价值了,但是没有见到实物,所以回应老师了,说“不换”,随后老师拿出了铜锣烧,孩子看见了东西,这是马上能到手的,里面就主动交换了。这才叫完整的交换意识,这才叫社交。

3.撒谎

很多家长一听到撒谎,就害怕,孩子撒谎是不是学坏了,NO!!对于自闭症儿童,会撒谎就离回归社会不远了。人类社交特性中最大的特点,也是我们祖先战胜其他人类的关键,就在于我们会用语言讲述虚拟的东西。

一个孩子训练一段时间之后想去小卖部买好吃的,这是自我意识的开始,想要什么东西了,传统训练的孩子别说选择、交换了,自我意识很多都没有,开始会直接去,后来变狡猾了,说我要去健身园玩儿会,最好是直奔主题,后来是假模假式的在健身器材上待了会儿再去小卖部。孩子变得狡猾了起来。

关于认知

我们常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认知学习,不仅要学会过去的,还要总结归纳,开拓创意。

香蕉和剥开的香蕉是什么关系,剥开的香蕉和剥开的玉米是什么关系。正常的人类思维肯定能够分清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我们的认知方式就是通过感官,我们在吃香蕉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是香蕉,这个是水果,味道是什么,口感是什么,这是人类独有的思维模式。

曾经有一个家长跟我们说他孩子之前在传统的训练机构训练,老师拿着卡片和模型教孩子香蕉,教了一个月,孩子终于认识香蕉了,家长非常高兴,给孩子一根剥开的香蕉,孩子说这是玉米,家长心里像坐过山车一样,瞬间崩溃了,对于机械式的思考方式,只能通过外观来判断,训练的图片香蕉是黄的,家长给的香蕉外皮有点青,如果训练量够大,机器能够分清剥开的香蕉与剥开的玉米。但是对于孩子来说,这个就是老师教的玉米的样子。人类大脑的结构根本就不是为了这种思维模式而生的,如果用这种方式训练,结果只有可能是终身训练,机械式的训练结果就是永远赶不上机器的能力,全球顶尖科学家、工程师让机器高频的大量训练,那种训练量一天可能顶我们一年的训练次数,机器不会累,不会不配合,硬盘的记忆能力也远超大脑。就这样训练打开手机Siri跟它对对话,打开淘宝的摄像头让他去识别一个物体,看看这样的结果,您还相信机械训练能让孩子变好吗。在百度图片搜索里,输入香蕉,计算机都不会出现玉米。

1553624700388798.jpg1553624908652089.jpeg

更骇人听闻的是一个家长说原来的训练,要求家长回家训练孩子拍肚子,孩子姥姥就说“拍肚肚”,孩子没反应,又说“拍拍肚子”又没反应。第二天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老师,老师批评孩子姥姥说到:“你必须说‘拍肚子’”手上还做着相应的动作,孩子才能用反应,家长当时就觉得这不是跟训练小动物差不多嘛。家长想法很对,什么样的训练,就决定了孩子的上限,灵活性还不如Siri这种弱人工智。

我们机构一直以来都认为“终身训练”不如不训练,让孩子有个快乐的童年,结果可能还不至于退化,18岁能有个6-7岁的心智;要训练就要让他们在短时间内赶上甚至超越同龄儿童的发展水平。进入这个校园这个小社会,正常的学习,2-3岁的能正常上幼儿园,5岁左右入学的能够正常上小学。具备多元智能,全面发展,这才是我们做这项工作的意义,做教育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关于融合

    从我们的实践中我们发现,年龄相仿,能力相仿的孩子之间容易互动,能够逐步的恢复社交功能,大点的孩子知道让着弟弟。前提是同类的孩子在一起,我们老师创造一个很好的氛围。

    但是融合就不一样了,让这些天生过于敏感又缺乏自信的孩子跟普通孩子在一起,首先他们会自卑,知道自己不如别的孩子;其次其他孩子不像大人还知道让这点特殊的孩子,小孩的世界就是恃强凌弱,校园霸凌事件层出不穷,肯定会组团欺负这些孩子,师生比例又达不到很高的密度,根本管不过来,就会让他们内心更加自卑、封闭。所以融合教育实践这么长时间并未有什么效果。

关于特殊照顾

    时常听见有些来访的家长提出我们家亲戚、朋友认识的机构,能给我们家孩子特殊照顾,这样会不会对孩子更好一些。

    几乎所有的传统训练机构,特别是早期成立的机构都是自闭症儿童家长成立的,哪个机构对自家孩子不是特别特别的特殊照顾,那么他们的孩子好了吗?想明白这个问题,传统机构的特殊照顾有没有用心里自然有答案了。

    其次要说的是,我们这里师生比例介于1:1至1:2之间,所以对于每个孩子我们都是特殊照顾,我们的课程安排,都是根据每个孩子的特点来进行调整的,每节课后老师们都要一起分享孩子课上的状况,除了将情况汇总成表发给家长,还为了做到所有孩子的状况每个老师都清楚,组长对于每个阶段还会告诉大家怎么处理,所以对于每个孩子都是特殊照顾。

有关大脑的工作模式(贺老师编辑整理中的新书节选)

一、功能型自闭症的形成

既然人类是群居动物的特性是写在基因里的,我们的社交属性和社交能力理论上应该是与生俱来的,为什么基因没有突变的情况下,孩子会失去社交性呢?真的就像前文说的那样,生活环境的改变与教养方式真的就会改变这一与生俱来的能力吗。下面举两个我们现在生活中非常常见的例子,现代社会真的会改变我们的生物属性,而且是改变了两个最基本的生物属性。

相对于其他物种种群,人类社会是一个社交性极强的社会,很多社会属性甚至会影响生物属性。所有生物的第一目标是个体活下去,第二目标就是种群的延续,独居动物如此,群居动物的社交也是为了这两个目的而存在的。所以从基因的角度上讲,人类进化走在了最前面,对于上述两个目标应该更加坚决的执行,所以理论上讲人类的社交能力普遍会越来越强,应该不可能出现非器质性自闭症才对。但是现代社会会发现很多与这两个目标背道而驰的现象,而且社会越发达越普遍。比如减肥,这明显与第一目标背道而驰,作为人类长期处于吃不饱的状态,因为从前获取实物困难,现在绝大多数地区物质丰富了,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为什么现代人多数还是暴饮暴食,因为我们基因跟远古人类相比没有多少改变,所控制的生物性的特征就是要多吃,但是我们的社会属性告诉我们,瘦了好看。社会属性要想战胜生物属性难度可想而知,所以减肥很困难,需要很大的毅力,成功的不多。另一方面,越是发达的地区丁克家庭越多,虽然从动物进化的角度来说,越是高等的动物,由于抚养能力越强,所以生育能力越低,因为成活率高。但是不生,这完全是与第二目标背道而驰的。很多家庭因为压力太大不要孩子,很多家庭因为某一方童年经历不太好,怕孩子遭受同样的经历,所以不要孩子。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这都是现代社会造成我们的行为与基因驱使背道而驰的普遍例子。

会不会是减肥更符合现代审美,更具吸引力所以基因更容易延续,于是基因突变了?会不会是丁克家庭的某一成员基因突变了所以不想延续后代?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就像基因导致的自闭症儿童一样,基因突变是有一个平均概率的,自然筛选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让某一种突变基因在种群中的占比增加的,如果某一个时代突然某种现象增多,那他一定跟基因没有关系。

大脑思维屏蔽模式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们大脑的工作方式就是对一些重负荷、无法处理的事情进行屏蔽。肌肉超负荷工作会觉得累,大脑超负荷工作也会觉得累,只是感觉上没有肌肉的酸疼来的直接。特别是处于发育期的婴儿,所以当我们的教育方式让他们的大脑超负荷工作之后,大脑自我的保护机制就是屏蔽。所以过早聪明的儿童,如果学习上超量超纲。反而会让他们后期出现退化或者发育迟缓的情况。

熟悉计算机硬件的人能知道,我们的机械是硬盘在运行一段时间之后可能会出现坏道,这些坏道是不可修复的,也无法用于储存、读取数据。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些坏道标出来并且屏蔽他们。不用他们来存储数据,因此也不会读取他们上面的数据。对于那些过于敏感的儿童,同时由于他们的大脑技能或者身体技能还达不到家长的要求,家长有的会直接批评他,或者敏感的他们会体会到家长的看法,又由于在能力上达不到,所以。大脑处理不了这样的事情,所以能做的方式就是屏蔽这样的事情,屏蔽外界的看法或再去做同样的事情,后期也会出现退化或者发育迟缓的情况。

我几年前无意路过一家着名的连锁感统机构,门口有个孩子特别兴奋跳着说“我要穿珠子,我要穿珠子”

对于刚来的孩子或者年龄小或者能力弱得孩子,在我这里,我一定会加以利用,上述提到那些类型的孩子还不适合过多要求,孩子的自信心都是从擅长的领域开始的建立的,孩子的兴趣都是从感兴趣的地方扩展,不是说不让孩子做喜欢做的事,怕他刻板,让他做不想做的事就能改掉刻板扩展兴趣的,要这么简单还是世界难题吗。

老师严厉的说:必须坐在独角登上串珠子的。

对于能力提升都有这个能力的孩子,我们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语气上会平和,用词上也不会说必须

孩子说:“我不坐独角凳,我只要串珠子”

虽然是对立状态,但是孩子能够多回合交流,能够准确表达自己的需求。是值得表扬的,虽然我们这里没有这么刻板的课程设置,但是如果是以我们课程原则来处理这件事,会巧妙的给孩子一个台阶下,并且满足他的要求。“咱们下一次要坐独脚凳哟”

老师更加严厉地说:“要穿珠子就必须坐独脚凳”

这老师也够刻板的,引用北师大家庭教育研究所主任的话说,用刻板的方式教刻板的学生,只能越来越刻板。

又经历一个同样的对话回合后,孩子说:“那我不穿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自我保护,自我屏蔽的例子,好事变成了坏事。

在我经历的绝大多数家长,都会说我们对他可宽松了,不是很严格。这也是典型的虚假同感偏差,就像上面提到过的一样,家长的能力肯定比孩子的能力强很多,所以家长觉得对他不严格。另一方面,这类孩子本身在潜质上就更加的脆弱,更加的敏感,所以在要求上应该比同龄的孩子更加的宽松。非专业出身的驾照肯定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当他回想孩子的教育史的时候,他会觉得对孩子没有那么严格,没有那么高的要求。我经常跟家长说,严格程度要求的高低是一孩子自身的接受能力为出发点,他接受不了的,就是要求过了。

大脑能量分配机制

我们人每天摄入的能量是有限的,同时吸收的能量也是有限的,孩子在小的时候能量摄入少,同时长身体,摄入的能量还要用于身体发育以及大脑的发育,此时孩子大脑开发就有一个度的问题了。开发少了有的脑区潜能没有激活,可能会输在“起跑线”上,所以现在普遍家庭都是过度开发,前面也提到多;开发多会怎么样呢,大脑的工作是需要能量的,过度开发占用了大量能量,轻则别的脑区没有运转的能量了,所以会出现很多刻板行为,兴趣狭窄的孩子,就是因为某一个脑区过度开发了,别的脑区没有能量了。就好比买房子,预算就这么多,想买大的就只能去远的地方,想要近点可能就小一些,最终只能在两者间找一个平衡。孩子大脑运转也是一样的。

前面说到家长过度开发,有的时候孩子对某些事感兴趣会自己学习,我们这里很多孩子普遍都知道各种恐龙,曾经有个孩子5岁知道宇宙的起源,黑洞与白洞,中子星是什么。还有个7岁的孩子,几乎所有能买到的常见植物都认识,而且该怎么养,喜阴还是喜阳,多久浇一次水,浇多少全都知道。这类孩子都是早期自己喜欢这些东西,本来就有些兴趣狭窄还不是很严重而已,可能社交、其他认知上不如别的孩子,所以只能沉浸在狭窄的兴趣里,而且还能够得来家长的表扬,别的家长羡慕的目光(家长都是这样,总看见别的孩子比自己孩子强的地方),家长们这样的反应能够带给他们愉悦感和自信,他就更加沉浸在这件事情里,于是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正向增益闭环,兴趣越来越狭窄,社交越来越关闭。

所以如何引导他们从这个闭环中跳出来是一个很需要技巧的事情,度的掌握需要更加精密,简单粗暴的做法是没用的,当下家长最发愁的孩子玩儿游戏这件事,简单粗暴地做法都没有用,对于这些特殊儿童如果起作用了,那还是世界难题吗。

前面只说到了轻则影响其他脑区开发,如果处理方式不对,就会适得其反引发更严重的问题。中则影响其他脑区的发育,这里就不是发展了,是发育。我们经常看见很多3-4岁的孩子,面部展现出来的年龄却是2-3岁的样子,这种情况就比较麻烦了,从我多年的实践经验来看,康复速度上达到同样的水平,需要的时间大概是轻的孩子的1.5-2倍。还有更严重的情况,就是大脑在发育早期过多的占用能量,使得身体发育落后,我们经常简单6-7岁但是身高却跟小1-2岁的普通孩子差不多,而且体重还轻。这是谁都不原因看见的结果,可能有的人会认为起码脑子还聪明呢。这就错了,前期身体影响了身体发育,后期大脑需要继续发育需要的能量更多,这时候身体发育没跟上,能量供给跟不上,所以最终限制了大脑的发育。同时某个脑区用脑过量,就可能会出现“屏蔽机制”,有的大脑确实某脑区确实开发的好,运转效率高,疲劳阈值高,可能就会发展成艾斯伯格症;有的出现了“屏蔽机制”就成了普通的自闭症。

于此同时身体的发育,大脑以及各闹区的发育也是轮动的。首先是身体和大脑都以差不的幅度发育,同时各脑区和身体也会在各个发展期进行轮动。这个阶段就是主要提升感统的阶段,孩子自己就知道满世界跑;到了认知阶段,孩子自己就看花花草草、数蚂蚁;到了社交阶段,孩子自己就会去找别的小朋友玩儿。这是天性,这是祖祖辈辈写在DNA里的。但是如果出现了过度开发的情况,某个脑区永远在C位,那么孩子就有可能错过关键发展期,我们这里每一个来的孩子家长在回顾成长过程的时候都会发现他们错过了关键发展期,每一个时期不是独立存在的,都是与后面的发展有关系的。缺了一块会影响一长串的后续发展。

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自发的行为,这就是为什么过早开发会有可能造成孩子出现问题的原因。而关键发展期的缺失也是常规手段不可逆的,当然在我们的课程里必须让孩子回溯,完整的过一遍。而且虽然都说每个这类儿童都是不一样的,但是他们回溯的过程基本上都是顺序差不多的,有可能相邻两步有颠倒或者同时出现,但是大体上都是一样的。在后面的章节会着重的详细的讲这一过程中每一步的原因和表现。同时我们对于报名的家长都要求家长配合好效果才能好。我们所说的家长配合不是要家长在家里教,易子而教的道理,家长和老师的角色和分工不能混淆,家长是孩子最后、最可靠的依靠,如果家长也去教他,孩子就会真的觉得自己不行了,缺乏安全感,对自己失去信心。我们要求家长配合的,就是在孩子每一个回溯期,针对孩子这一阶段的特殊情况,应该如何从家长的角度去做,比如某些阶段就是要家长忍,某些阶段就是要家长放任,当然到了“收网”的时候,也会教家长如何慢慢的收。


二、自主语言与社交

脑区与自主语言

作为社交最主要、最早的工具,语言是非常重要的。在这里一定要强调的是自主语言,何为自主语言,就是孩子说出来的话他知道什么意思,并且就是他要表达的。传统训练方法里面有一个训练点叫做仿说,这就不是自主语言了,这种能叫发音,而且恰巧发出来的音我们听起来是有内容传递的,但是发音的人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意思。这就不叫语言,只能叫发音。发音是没有任何社交用途的。

孩子最早的语言就是哭,身体不舒服了,饿了、尿了或者心里不高兴了,他们都是通过哭来表达,而有经育儿经验的人,通过孩子都哭就能够判断出孩子是什么问题,而几乎所有的小孩儿在哭的节奏、声调等变化上,所表达的意思都是相同的。而这就是镜像神经元在起作用,没有人教更没有交流,表达分别的情况和需求时,哭是有特点的,且特点相同。关于镜像神经元的部分,特别是与自闭症的关系,在稍后的章节中会作简要介绍。不用去管别的孩子跟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在表达同一件事情上哭的方式是一样的,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如果发现自家孩子表达不同内容时候,哭声是有变化的并且是有规律的,表达一类事情就是一类哭声。基本就可以断定这个孩子的尽量身穿系统应该是完整的,只是“编码”有一些混乱没有器质性的问题。

很多家庭在喂养孩子的过程。有一个误区,就是不让孩子哭。无论是通过想尽办法的哄,还是严厉的去管束。孩子语言的初期表达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并且内心的负面情绪没有释放宣泄。来了我们这里的很多家长在回忆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会发现自家的孩子哭的不彻底,最后不会哭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过于敏感,过早聪明。对于那些没有这么敏感,没有这么早聪明的孩子。就像厚脸皮一样,家长怎么哄怎么管束都不管用他还是会哭,这类的孩子反而后期发展没有出问题。

传统训练方法,喜欢训练分解动作,最早从气息、发声开始,这一点就不是很理解了,如果一个孩子有严重的遗传问题或者器质性问题,哭都不会,这么教没问题,但是孩子会哭会喊,气息足着呢,发音也没问题,为什么还要分解的去教。气息就是发音中的一部分,发音,发不同的音需要整个肌肉群的协同控制,根据镜像神经元理论的实验结果,发每一个音都是一个特定“编码”,有特定的布洛卡区内的某个脑细胞去执行,而执行的程序是一个打包状态。对于一个已经会哭会喊的孩子,去教分解动作,孩子要学会了分解动作,就不会做连贯动作了,因为根据人脑运转模式两件事不是同一个细胞负责的。这么精密的肌肉群协同工作,从格机到声带再到舌头额控制,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多年进化最紧密精简的产物,我等凡人怎能重写这一过程,还让负责别的功能的细胞去控制。所以训练过气息的孩子,说话反而声音小,训练过发声的孩子,发音反而不标准。

大脑控制语言的方式

其实哭的过程跟自主语言的过程,从大脑的工作模式上讲是相同的。这种工作模式就跟MP3放歌是一样的,芯片读取数字信号转换成模拟信号,扬声器讲模拟信号转换成声波。大脑的听觉性言语中枢也就是威尔尼克区(以下简称W区)负责说什么,相当于释放出数字信号,通过联络区传递给运动性言语中枢也就是布洛卡区(以下简称B区),B区负责将接受到的信号转换成控制肌肉群的“编码”,最后肌肉群通过传递来的“编码”协同工作,发出声音。

所以自主语言的关键在于W区、联络区以及B区功能都完好,并且能够协同工作。所以孩子在通过哭表达信息的时候W区,通过联络区给B区一个信号“哭”,B区控制肌肉群哭了出来。同样原理,当我们想说“你好”的时候,W区负责转换传递给B区的信号是“你好”,B区将接受的信号转换成“N”“I”,“H”“A”“O”并且控制相关肌肉群依次平滑有节奏的发出这些音组成音节,转换成我们听到的你好。

由于大脑自然地工作模式,我们是感受不到其中的过程的,这就是自然,为什么的我方法叫做自然回归,就是要通过我们的训练,让孩子大脑的工作模式恢复到本来正确正常的模式上去。而传统方法,将大脑这一工作模式,分解开来教孩子,结果就是训练的方式与大脑工作的方式背道而驰,孩子无法平滑有节奏的发音并且组成音节。曾经一个经历过传统的训练的孩子,有一次想说倒水的倒这个字,发的音是:“大奥”。老师肯定是这么分开教的,结果就是发出了正确的音,但是不平滑,节奏也不对,所以没有组成一个正确的音节。

认知与语言螺旋上升

W区负责认知理解,B区负责发音,这两个脑区要同时上升来提升语言的长度、准度、丰富度等。这么说有些空,举例来说:

有一次我去山东某滨海城市,正好有一家挺出名的机构,我说去看看吧。在门口看见一个家长拿出一根香蕉,孩子马上就说“香蕉”,并伸手想去拿。这时旁边的老师一把抢过家长手里的香蕉高高举起,对孩子说:“说,我要吃香蕉”,孩子愣了,没说话,因为这句话什么意思,你们每次都让说,孩子都不理解,在他大脑里这就是几个音,这几个音光靠B区记忆,这个脑区就不是记这个用的,W区不工作,没有加工直接复制给B区,就算面前发出这个音了,也不理解。

以我要吃香蕉为例,我们这里的孩子是怎么逐步的说出这句话的。人脑的工作模式首先是吃,W区理解吃的意思,所以给指令到B区,B区负责发音,所以在我们这里所有小孩首先学会的是说“吃”这个字,不论什么东西,看见了想吃就会说“吃”因为人的本能对吃是第一位的。

再往后W区理解了什么是香蕉,于是结合“吃”。给B区指令,吃香蕉,B区控制肌肉发音。你我代词有一个角色转换在里面,孩子最后理解的是“我”,于是W区给B区指令我要吃香蕉,短短几行字,中间每一步老师都要根据大脑的思维模式正确的引导,我们不教孩子,教效率太低了,一定要激发孩子的潜能,让相关脑区按照它们的运转方式运转起来,提升它们的运转以及协同工作的效率。

社交对于认知的重要性

我们之所以需要社交,或者说社交为什么会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是因为人类需要沟通协作,才能完成个体能力之外的事情。对于孩子来说,社交是如何联结语言和认知的呢,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首先事先要个人满足的,首先就是吃,所以孩子最先会说的都是,或者能够给他吃的的人,比如妈妈,再到后来会说的都是吃的东西的名称,吃的问题解决了之后,再后来就是玩儿的东西。

随后就是自我意识的产生,有了自我意识就有了占有欲,占有欲会驱使孩子去丰富自己的语言去认知。孩子开始会说我要什么什么,在认知上就不光认识吃的东西,就开始认知各种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东西。比如,男孩子从小就对车感兴趣,救护车、消防车等等,认识很多种类。

再到后来社交意识产生,因为一个人自己玩儿好像没有什么意思,也玩儿不出什么花样,就像小猫见到毛线球就要去玩儿,去训练自己捕鼠能力一样,这些都是因为镜像神经元赋予每个个体与生俱来的能力。孩子有了社交的意思,最开始能力较弱也缺乏信心,只是希望被人关注,这时候会觉得孩子开始调皮捣蛋了,外加自我意识已经建立起来,自己有主意了,很可能家长就觉得孩子怎么不听话了。其实这是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很多自闭症儿童正常过程中有缺失,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让他们年龄回溯的原因。

社交的另一个层级就是讨好别人,要想与人沟通交往,我们要做的都是讨好别人,而不是让别人厌恶自己,讨好别人就需要社交技巧上有所提升,所以就需要在语言能力上有所提升,才能够应付更加复杂的社交应用场景。随着语言能力的提升社交能力也相应的增强,对于小朋友来说,随着同龄伙伴、同学的社交能力增长,自身也需要有与之匹配的能力,虽然在孩子堆里,有领头羊,有跟屁虫,也有被欺负的,这是属于年龄发展先后差异化造成的,别看那些被欺负的,他们也不容易哦,首先虽然被欺负,但是别人欺负他还跟他玩儿说明社交能力还是在一个层次上,大家还带她玩儿,其次欺负他还在这个团队里,说明这个孩子还有社交上的意愿和需求,为了有朋友甘愿受欺负。最有问题的是大家忽略的孩子,或者只欺负他但是不带他玩儿的孩子,甚至那些在小团体中被欺负的孩子,虽然在团体里受欺负,但是他们会欺负这类孩子。这类孩子就是社交出现严重问题,严格的说属于社交能力与生理年龄不匹配,具有明显的滞后性。所以自闭症的孩子能不能上学,不光是能够坐得住,那么简单的,校园的生活参与不进去,可能还会受欺负。

每个人都不甘平凡,即使努力后放弃,也许会经历一小段时间的沉迷,但是一旦有机会又会全力向上,孩子也希望有一个更高的社交平台,也希望在自己的小团队里成为举足轻重都人。所以这时候这种动力就会驱使我们去认知提高自我,只有自我提高才能够出人头地。

认知是指我们对于外界事物的学习,以及过往经验总结的能力。但是很多传统训练方法认为认知仅仅是认识卡片,认识个水果,所以通过简单的重复训练,来提高孩子认识固定卡片,物品的能力,开始开始就认识一张卡片,训练三个月,认识五张了,就说孩子认知提高,有的时候家长也觉得孩子认知提高了。但是从真实的认知能力来说,特别是人脑工作的模式来说,孩子的认知能力一点都没提高,首先孩子没有自我认知过程,也没有自我学习过程,其次孩子也没有对于过往经验的总结能力,只是重复性的记忆。

我们常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认知学习,不仅要学会过去的,还要总结归纳,开拓创意。

举例来说,香蕉和剥开的香蕉是什么关系,剥开的香蕉和剥开的玉米是什么关系。正常的人类思维肯定能够分清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我们的认知方式就是通过感官,我们在吃香蕉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是香蕉,这个是水果,味道是什么,口感是什么,这是人类独有的思维模式,使我们大脑的模式识别能力远大于电脑,能够很清晰的分辨不同物品。

 

曾经有一个家长跟我们说他孩子之前在传统的训练机构训练,老师拿着卡片和模型教孩子香蕉,教了一个月,孩子终于认识香蕉了,家长非常高兴,给孩子一根剥开的香蕉,孩子说这是玉米,家长心里像坐过山车一样,瞬间崩溃了,对于机械式的思考方式,只能通过外观来判断,训练的图片香蕉是黄的,家长给的香蕉外皮有点青。

更骇人听闻的是一个家长说原来的训练,要求家长回家训练孩子拍肚子,孩子姥姥就说拍肚肚,孩子没反应,又说拍拍肚子又没反应。第二天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老师,老师批评孩子姥姥说到:你必须说拍肚子’”手上还做着相应的动作,孩子才能用反应,家长当时就觉得这不是跟训练小动物差不多嘛。

不管是语言还是认知,都是社交这个隐形的手在背后推动的,虽然对于人类社交是天经地义的事,好像是水到渠成,这是能力有高低,但是基础的能力都有,为什么有一类儿童就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呢,我们创造机会,我们教他是不是就可以。实际情况是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要想恢复不是那么简单能够做到的,正因为社交渗透到我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要想恢复到具备现在生活能力的社交,就变成了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这其中需要经历很多的阶段。

三、大脑的认知模式

现在人工智能这个学科,是从各个应用场景去让电脑模拟人脑的思考方式,但是人脑和电脑在结构上有着很大的区别,造成在运转模式上有着很大的区别。电脑的优势是计算速度快,任何需要计算的东西,只要能用数学语言表示,那么在运算上电脑完胜人脑;其次电脑的记忆能力超强,100%的记忆率,可以说是过目不忘。所以就利用高频次的运算学习,大量的样本,计算机可以从中提取出特征,比如可以识别图片,可以进行简单的对话。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大量的机器训练,以及强大的记忆率的基础上。而人类不同,人类的大脑工作模式上一来没有这么高的记忆率,其次也不能有那么大量的训练,人脑会累。

人脑的工作模式上更加巧妙,同时我们人脑对于外界接受的信息量更大,就像刚才所说,对于香蕉,计算机只知道长什么样,而我们知道吃起来什么感觉,闻起来什么味道,摸起来什么感觉等等,所以更全方面的信息,我们对于那种感觉还能够回味,所以吃一次香蕉,如果喜欢吃,我们自我脑中学习好几遍,对其增加正向印象。如果不喜欢吃,我们脑中也会自我学习好几遍,对其增加负向印象。没有特别的感觉,大脑就不会自我学习也就印象不深。

而传统方法,一味的不考虑孩子是否喜欢,大脑是否超负荷运转,只是通过简单的视觉听觉刺激,让孩子去记忆某些卡片或者物品,这种适合电脑的学习方式,传统方法也会单独训练嗅觉,味觉以及触觉,但是这些训练是割裂的,不是通过各种感觉器官统一对一个物体进行认知并且输入给大脑,而且以上说的人脑的工作模式是含有感情因素在内的,喜欢与否占了很大的比重,毕竟感情也是社交的一个基础能力,而刻板的训练孩子是被动接受没有感情因素在内。这与人类大脑的运转方式不匹配,本来电脑的运转就是一种刻板的方式,所以用这种方法训练出来的孩子也十分的刻板。

语言也一样,苹果也算是顶尖的科技公司了,开发出人工智能对话系统Siri,只能简单的对话,而如果我们用同样的方式去训练孩子,一来孩子的记忆力比不过电脑,二来训练量也会低很多数量级,所以Siri的对话能力尚且如此,这种方法训练出来的效果可想而知。用不匹配人脑工作模式的方式去训练,完全发挥不出我们大脑的优势,而是使用大脑的最弱势的部分去工作,所以教出来的孩子社交对话能力应该肯定不如Siri

由于人脑是分区工作,同意功能区被所有脑细胞也不是时时刻刻在工作的,第一是能量供给跟不上,第二是全部脑细胞工作起来,散热也是一个大问题。所以我们的脑细胞是用到谁谁工作。

比如我们不能第一反应很清晰的按顺序说出从单位到家路上经过的路口和立交桥的名字,但是我们自己走的时候,该怎么走却十分清楚,哪怕不是特别熟悉的路,除了少数路痴去过一两次也知道怎么走。有的歌曲或者文章,经常想不起来,但是给一点提示我们就能连起上下句,这是为什么呢。

以地图为例,电脑的工作模式是所有信息通过物理的方式记忆,然后只要读取就可以了,而且运算能力强大,可以一瞬间展现出很大的地图,丰富的细节。而人脑的工作模式不同,虽然负责记忆方位的脑细胞都分别记住了我们日常走过的线路,但是多数脑细胞平时不处于工作状态,都在节能模式。从复兴门北航,走到一个位置,下一步需要提供方位的细胞才开始工作,也就是说我们是走一截路,下面路对应的定位脑细胞才会兴奋。而日常我们对于回家的路或者说常走的路能够十分清晰,是因为这些细胞一起工作的次数比较多,所以它们之间相互启动的配合较好,也更容易预先兴奋。对于认路能力强的人来说这方面的能力比较强,而路痴的人这方面的能力较弱。

这段文字可能读起来比较难以理解,那就简单举例说明吧。当我们从复兴门出发的时候,负责记忆这片区域地图的相关细胞组开始工作,同时会通知负责记忆阜成门车公庄地区的一系列细胞准备,唤醒他们,并且将工作模式调为中等,因为也不用拐弯走主路就行了,然后来到全国文明的西直门桥,这时候负责记忆这一区域的细胞组已经满功率模式提前待命,因为这个桥太复杂由两组细胞分别记忆,一组负责通往高粱桥斜街以及西直门外大街方向的记忆,此时这组细胞工作状态处于低功率状态,预防突然另一组细胞脑子不转走错路了,他们好立马工作;而另一组细胞负责北二环和学院路方向的记忆,这组细胞正在满功率运转,正确的引导我们从哪个出口出去,走哪个匝道,然后来到学院路,最后到达北航,所以说为什么走西直门费脑子呢。正因为这样的工作模式,所以很多路痴的人他不是记不住路,而是唤醒下一段路程相关细胞组的能力差,为什么我们天天走的路就轻车熟路了呢,因为这些细胞天天配合,相对来说运转就处于一个相对舒适的区间,所以我们轻车熟路很少出错,而且也不会觉得费脑子。

为什么举一个这样的例子呢,这跟自闭症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只是一个直观的例子,回归到自闭症的问题上来,我们人脑的模式识别能力非常之强,模式识别也是人工智能一个主攻的方向,一体人工智能的领域,就代表着这是我们人脑的强项,电脑相对弱智的领域。还拿香蕉来说,我们吃第一根香蕉开始,就有专门的细胞组记忆他的外观,味道,香气、口感以及我们赋予香蕉的感情因素,喜欢与否,这一整套感官构成了我们对于香蕉的认知。我们喜欢,或者经常吃,这部分细胞组就会强化对于香蕉各方面的感觉,所以后来我们看、闻、摸、尝等各种感官方式,通过其中一个途径就能知道这是香蕉,这就是模式识别,这就是大脑的工作方式。但是只让孩子看图片,没有其他信息,没有感情因素,整个细胞组只记忆图片,这个单方面的信息,我们尚且不知道能不能让负责记忆香气的细胞去记忆图片,让记忆触感的细胞去记忆图片,让记忆感情因素的细胞去记忆图片,就算能够记住这些细胞也不是处在自己的工作模式上,人脑对于图像特征的提取,细节的观察与电脑不一样。并且单纯的图片信息量太小,并且我们记忆外形的细胞也不是这么个记忆工作方式,虽然我们认为让孩子看了那么多种图片了,但是整个细胞组接受的只是单独的信息,记忆力又比不过电脑,其他信息全部缺失,没有其他信息的帮助,孩子当然分不清拨开的香蕉和玉米的区别了。孩子脑中没有图像之外全部信息,仅仅是图片,图片所展现的信息量对于人脑的识别来说也远低于实物,对于香蕉的味道,触感都是信息缺失的,所以孩子看见了觉得跟玉米的图片像,所以说是玉米。

那么说我给孩子吃还不行吗,我让他吃个够。在关键发展的时候,这样让孩子去认知是可以的。对于一个物体的各方面特征的记忆,不是一次完成的,可能口欲期记忆的是嘴里获取的信息,另一个时期获取的是触感等信息,此时通过嘴获取信息的感觉就不那么强烈。对于自闭症儿童,我们必须让他大脑获取信息的通道处于开放的状态下,他们才能获取相关的信息,所以技术的难点是打开这个通道,而不是给他吃,没有技巧就给他们吃香蕉,除了有助于排便,对于认知依然是没有任何作用。

第三个人脑的认知方式就是必须亲身体验,认知才深刻。经常我们都喜欢在别人面分享我们的经验,特别是老人对年轻人的时候总是希望自己的经验能够给到他们让他们少走弯路。但是我们的经验告诉我们,即便我们说了别人还是不会听,同时即便如此我们每次还是想传授经验,听起来好像很矛盾,实际情况就是如此,话说千遍,不如亲身体验。因为只有自己真实的做过之后所得到的经验,才是大脑认知的正确途径,通过耳朵听到的无法真正输入大脑。

有些事情,即便别人手把手教的也不一定能记住。

有的时候单位内厕所紧张,或者在单位附近想上厕所不想上楼了,都会选择大厦地下停车场的厕所,但是楼下的厕所装了栅栏门禁,经常着急忘了带门禁卡,不过通过栅栏伸手进去能摸到里面的开关。第一次伸手去摸,没摸到,后面的人说在上面,我摸的高了点,把门开了,过了很久第二次去没摸到,全然了上次的事情了,我还想是不是物业发现这个BUG,把开关位置改变了,只能等有人路过的时候开门,这次自己回头看了一眼,其实开关位置没有动,还是在原来的位置,那个位置比正常开关的位置高了一些,这次是自己回头看了一眼,就永远记住了,过去这么长时间,写到这里的时候还能想起这个例子。别人说,跟自己亲自看亲自做,在认知上是有区别的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既然听到的看到的记不住,为什么我们还是可以从书中,课堂里获取知识。首先这些知识经验是缺乏维度的,仅仅是视觉听觉维度,还是需要实操才能变成实际可以灵活运用的本领,所以我们的课程设置里才会有物理实验、化学实验等,必须亲自做一遍,增加认知维度,只是才能巩固,纸上谈兵这个成语2000多年了能够流传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其次我们主动获取知识时,我们是有求知欲的,注意力会集中,相应脑区是活跃的兴奋的,处于一个开放状态,所以我们能够通过视觉以及听觉获取知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自闭症儿童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能够超出常人的地方。但是当获取应该获取但是又没有兴趣的知识时,如何集中注意力,让相应脑区兴奋起来这个是我们要做的,就像一个班里同同样的老师讲课,看同样的教材,但是有的学生学习好,有的学习差,差别就在这里。

第四是人脑对于接受外界刺激是有一个阈值的。前文说过相关的例子,还拿我们吃撑了作为比喻。我们接受外界刺激就像拉面一样,要一点点的去拉伸和扩充,很多方法认为,孩子这方面有缺失就要使劲的刺激。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会让他们更加封闭。就像医学上做脱敏一样,首先肯定不能隔绝致敏物质,虽然这样做可以保护不在过敏,但是不让身体去适应就永远不能脱敏,一定是小剂量的开始,逐步加大计量,给身体一个适应的过程,才能逐步脱敏,孩子大脑也一样。

曾经我们这里有一个特别胆小的孩子,同班的同学特别喜欢吹气球,刚吹了不到?他就吓得躲起来,同时嘴里还说“气球不会爆炸吧”,家长就很奇怪,问贺老师说“这孩子从小我们就保护的特别好,没有收到过任何惊吓,为什么胆子这么小”,贺老师说“这就是保护过度的结果”例子举到这里该怎么做可能读到这里的人不知道,但是不能怎么做肯定大家都很清楚,能不能这时候使劲吓他呢?大家心目中的答案肯定是NO!所以说传统的一些方法一方面要对于孩子某些问题采取完全隔绝的处理方式(比如禁食),一方面又大量的刺激(比如托马迪斯)而且很多地方还两种方法一起用,孩子怎么经受得了这样的大起大落。

很多家长会认为孩子既然已经落后了,你们前面也在讲加速赶超,不使劲高强度的训练行吗?首先,方法不得当,不符合大脑的工作模式,做多少都是徒劳,做的越多偏离越远。其次就好像运动员肌肉受伤了,他们的教练会怎么安排他们的训练呢,是因为他们因为受伤了所以要赶紧加大训练量呢,还是逐步恢复,慢慢加量。孩子的恢复也一样,前期启动的时候要慢,他们的神经本身相对脆弱。我们所说的加速赶超,也是让孩子在各个阶段在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范围内达到他们能够最快的速度。个体有差异,有的快有的慢,但是对于他们自己,这就是最快的速度。

正因为我们大脑独特的认知方式,所以就要用它能够读懂的途径去与它交流,才能够获取知识,总结经验教训,一遍一遍的教对于人脑不起作用,因为工作的方式不一样。



为什么之前网上没见过我们

    很多前来咨询的家长都问,为什么之前没在网上见过你们,要是早点找到你们就好了;也有些家长说翻了半天才翻到你们。百度推广的价格是十分高的,一个月要花不少钱,普遍推广的投入产出比大概是1:2到1:4之间。也就是那些天天网上打广告的机构,家长每交两块钱就有一个块钱给到百度等推广渠道。因为做教育培训最关键的还是老师,所以我们最大的投入占比是教师,我们认为将大部分预算投入到教师队伍而不是去做推广更对家长和孩子更负责的做法。与此同时我们的教师队伍也是精细筛选,招收学生数量与合格的老师数量成正比,所以也在控制招生的速度。信息时代酒香也怕巷子深,我们还是需要一个渠道让广大家长了解认识我们,只不过我们的出价低,只有那些大账户下线,或者家长反复刷新的时候才会出现我们。

我们教学的优势                 

以孩子喜欢为基本原则,先跟后带,走进孩子内心深处,内心不抵触,效果更突出,

孩子们在家里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我要去贺奶奶那玩儿”

1553624455383883.jpg

克服心理障碍,让孩子愿意开口大胆开口

根据过往经验,绝大多数3岁以下儿童3个月内出自主语言

1553624553889916.jpg 

唤醒本能,激活潜能,激发兴趣,世界那么大,哪里教的完,兴趣最好的老师主动学习才是获取知识最快的途径

根据过往经验,绝大多数3岁以上儿童1-2年回归社会,顺利入学 告别终身训练

添加微信或拨打电话18511443011,预约试听课,了解更多我们的不一样

WechatIMG112.jpeg






家长反馈

训练视频

成功案例